打折频道 > 正文

原价1599元的耐克鞋被炒到3万“炒鞋”究竟是投资还是智商税

2021-09-25 07:00 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分享到:
韩国|咪乐|暖暖直播观看 王慧文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美团点评做打车不是从竞争角度出发,更多看用户的需求和产业格局。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李子骄 报道

近日,耐克一款原价1599元的“闪电倒钩”球鞋上市后,被炒到了3万多元。如今,这款被“鞋圈”玩家们称为“2021年度鞋王”的重磅联名款成交量虽一路走高,但还是一鞋难求。在社交平台不断发酵下,“炒鞋”这个囿于小众圈层的现象,变得几乎全民皆知。一双鞋成了理财产品,甚至有人指望靠此暴富。一双鞋价格可以翻个几十倍,某鞋贩子5人团体能够做到月入600万,那么,这些高溢价都是哪些消费者在买单?球鞋文化魅力何在?

耐克“闪电倒钩”球鞋图源某交易平台

常人难以理解的疯狂:20000多双鞋子,千万人次抽签

耐克“闪电倒钩”正式发售期间,20000多双鞋子,千万人次抽签。抽中的人,被“炒鞋圈”的人称为“天选之子”,而没有抽中的人,则成为了“炒鞋圈”的“韭菜”。

在某交易平台,“闪电倒钩”的倒卖交易日益活跃。以高帮为例,尺码由38到48.5,最贵的是47.5码,售价31999元,其他如45码售价29989元、48.5码售价27479元等,最便宜的38.5码,售价也要16179元。

耐克“闪电倒钩”球鞋售价情况图源某交易平台

据“鞋圈”玩家张栋介绍,目前他一共拥有400多双鞋子,每款鞋子的定价都是自己衡量。“根据鞋子本身的价值,消费者的喜爱程度,以及同行的定价综合判断。但有时候,一双鞋子别人定价很低,我觉得好看,值得买,就会定价高一些。当然,定完价格后已不是一成不变,多数情况下会慢慢涨价。”

球鞋玩家张栋收藏的部分鞋子图源受访者

张栋也承认,“炒鞋”确实是风险极大的类赌博行为,“炒鞋圈”打“价格战”的情况也不止一次。“需要预判,也有运气的成分,这个圈子想进来不容易,想放弃也难。”

张栋告诉记者,不久前,“鞋圈”就遭遇了一次“黑天鹅”事件的冲击,不少资深玩家遭遇了自己卖鞋生涯的低谷,亏损十几万元甚至几百万元的大有人在。“在我认识的玩家里,很多人都因为这次事件退圈了。但亏损要怪也只能怪圈内人,因为在二级市场,鞋子价格的主导权在我们。有些玩家一看到新闻就开始恐慌,赶紧降价,一个人降价,所有的人都要降。”

张栋说,这让玩家们不敢大量囤货了。“这个圈子也有等级的,跟经济实力强大的商人相比,我只能算是小本生意。当时是买了30多双AJ1 Low,单价1200元买到的,涨到了1600元,事件发生之后就跌到了1000元左右。不算利润,光是本金就赔了将近6000块钱吧。”

在品牌方和交易平台“助力”下,市场主动权“花落谁家”?

买家把鞋买回来的目的不是穿,而是等待价格上涨时卖出牟利,这就是所谓“炒鞋”。它存在的根源在于,阿迪达斯、耐克等品牌限量发售,需要抽签、排队,想买到并不容易。

玩家安冲介绍说,“一般耐克发售鞋子的时候,普通买家只能抽一次签,但是我们会通过一些渠道资源,增加抽签命中率,或者是从国外提货。以原价购买囤积,再进行二次售卖。”

跟投资市场类似,球鞋也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就是品牌直接售卖的市场,二级市场就是“鞋贩子”、球鞋交易平台等形成的二次售卖市场。“限量、联名、明星同款,这是‘炒鞋’必不可少的要素。”在张栋看来,二级市场之所以能够繁荣起来,首先跟品牌方“默许”有关。“球鞋可以算作工业品,一般来说可以无限复制、批量生产。但品牌方偏偏要搞限量款,物以稀为贵,人多货少,需求过大时,就会产生二次交易。”

除此之外,以耐克、阿迪达斯为首的公司还通过与球星签约、开发联名款等形式,不断提升自己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就是凭借这些手段,耐克圈粉无数。”当记者问起为何玩家们更偏爱国外品牌而不是国货时,玩家张栋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因为国货没有那么多的粉丝基础,无论是经典的程度还是营销都稍微落后。”

其实,以“李宁”为首的国货品牌也曾爆发过“炒鞋热”。最疯狂时,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售价最高达48889元。涨幅达31倍。然而,没有持续多久,“李宁”方面就发布声明,通过线上线下等限制措施,防止“鞋圈”恶意操控价格。

每次买到鞋之后,由于数量过大,张栋会直接寄存在“得物”或者“NICE”平台,再由平台统一出售给买家。这样一来,鞋子买卖就很方便快捷。“不需要我再租仓库来存放,球鞋市场这么火热,各类球鞋交易平台也降低了‘炒鞋’的难度,吸引了更多人加入。”

高溢价消费是否是智商税?“鞋圈人”各有看法

从2016年开始,安冲就入了“炒鞋圈”,他称自己是老玩家。“我买的第一双球鞋是AJ1 OW北卡蓝,当时1299元买的,想自己穿。后来在网上发现这款鞋子已经卖到7000多元了,我就琢磨着把鞋子卖掉。”这是安冲上大学后赚到的“第一桶金”,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我觉得它和炒股差不多吧,选中后等待升值。但就算选错了,‘炒鞋’最后还能剩双鞋穿,炒股呢?什么都没有,所以我选鞋。”

球鞋玩家安冲的中签短信图源受访者

球鞋玩家安冲在交易平台的成交记录,鞋款是耐克SB Dunk Low Pro冰雪奇缘,原价969元图源受访者

出圈之前,球鞋算一项相对小众的爱好。安冲记得,从2019年开始,“NICE”平台的上线以及短视频平台崛起,让这个小圈子渐渐火了起来。“抖音上曾流传过一句话,我可以踩你的AJ吗?是这句话带火了鞋子,目前在各种短视频平台,知名主播或是明星穿的同款鞋依旧很抢手。”

从那时开始,一部分人是因为渴望利润和财富,从而进入“炒鞋圈”,而有些人追求经典和同款,沉迷于各大交易平台。在球鞋爱好者张健最疯狂的时候,曾经每天打开手机就是鞋子,一看就是一天。“因为鞋子能给予我快乐,非常多美好的回忆。在我拿到新鞋子那一刻,仿佛能跟它有情感共鸣。我知道我阻止不了耐克发售限量的球鞋,我也阻止不了球鞋涨价,我就想更加努力赚钱,养着我的爱好,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球鞋玩家张健收藏的部分鞋子 图源受访者

收藏,有时候也看缘分。元林告诉记者,“或许大家是因为篮球,街舞,音乐等等原因去收藏,但我是因为自己46码的大脚。在20世纪90年代,想去正品店买一双46码的限量版篮球鞋,本身就不容易,具有收藏价值,这慢慢地成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想法。”

每当辛苦得到一双新鞋时,元林也不舍得去穿,而要好好保存起来。“什么干燥剂,塑封袋,抽气桶,鞋撑,洗涤剂,喷雾一应俱全。不过,现在这个鱼龙混杂的球鞋文化里,越来越多的人迷失自己,被虚荣心吞噬。原来大家看见朋友穿了一双新鞋,都会倍加称赟鞋子真好看,现在却变成了你的鞋真垃圾、没我的贵、鞋是假的之类。”

疯狂“炒鞋”暗藏风险需多方共同努力规避

面对频频出现“天价鞋”,时有发生的“假鞋”诈骗案。早在2019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就曾发布题为《警惕“炒鞋”热潮,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明确提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河南金合力律师事务所郝律师表示,一般情况下,经营者定价后卖掉鞋子并不违法。但“炒鞋”行为本身目的性明确,为了盈利而赚取差价,其中存在很多法律风险。比如,经营者是否会开具正式发票、纳税,在销售这些商品时有没有互相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如果存在“无货空炒”或是卖假鞋的情况,则可能构成传销或诈骗。具体事实可以由价格主管部门进行调查,一旦查实应依法进行处罚。

郝律师表示,在二级市场依然存在的情况下,应把中间商可操纵的空间控制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这需要品牌方、消费者以及监管部门的多方共同努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