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三卷:回归 > 愚蠢的道歉

第三卷:回归 - 愚蠢的道歉

所属目录:第三卷:回归      发布时间 : 2021-12-05
咪乐|直播| 原花茶|直播| 就在这浑吨接近末日的状况下,广告影片中的男女主角究竟会做出甚麽选择呢…?最终回的广告影片,男方是由八代拓、女方是由小川あん、旁白则是由林原惠配音演出,而背景音乐则是大家十分耳熟能详的史密斯飞船「IDontWanttoMissaThing」一曲。

  哥哥没了,爸爸瞧着也站在了容凌那一边,妈又搞成了这个样子,她如今能依靠的,能得贵妇们高看一眼的,就是他丈夫的官位了。所以,丈夫那职位,无论如何,是不能有丝毫闪失的。再者说,她还得为孩子着想。丈夫的事,真要细究,那得把牢底给坐穿了。孩子们要是有这样的爸爸,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呐。就是她自己,也没这个脸!

    官场上贪污受贿,其实都是众所周知的事,上上下下都是如此,所以大家都捞。一般来说,体制如此,小心点捞是不会出事的,但就怕自己被人给盯上,然后那个人还很厉害。如此,将那些证据送到政敌的手里,那肯定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所谓的贪官落马,大多数都是两派相争的产物,只有极个别才会因为别的原因才落马。丈夫做的事情,大多是隐秘的。在那样的职位,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所以,谁也不会把谁给出卖了,可谁知道容凌是从哪里掌握了那么详细的信息的,一桩桩一件件的,竟然详细到具体的日期,具体的受贿金额,甚至包括具体的地点。这简直让人心惊,又怎么能不让人忌惮!

    她自己一想,都有些毛骨悚然。之前那会儿,她以为容凌只是掌握了个皮毛,可哪里想,那详细到都不用公安机关去详细调查了,简直是现成的立案资料。

    所以,这个道歉,是必须要去的!

    “妈,您根本就不了解容凌的手段!”

    杜采忆在心里嗤了一声:“我和他斗了多少年,你和他才斗了多少年,论起对他的了解,我比你深!”

    容起湘一下子就被刺激到了,冲口而出道。

    “你对他这么了解,怎么还让哥哥落到了那样的境地,最后还惨死在了非洲!”

    杜采忆的瞳孔猛地急剧地收缩了一下,整颗心也蜷缩了起来,痛地厉害。她忍不住伸手,去按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张脸,也微微流露出了痛苦的神采。

    容起湘是话出了口,才感觉到了一点后悔,见杜采忆这个样子,她更是心里惴惴。

    “妈……”

    她呐呐着,凑近了。

    “你没事吧?”

    伸手去扶杜采忆,却被杜采忆“啪”地一下打开了。

    “滚!”她从喉咙里嘶吼出了这么一声,把容起湘给吓得够呛。

    “妈!”她咬了咬唇,强硬地抓住了杜采忆的手,握住了:“您别生气,我刚才那话,是无心的!”

    哼,冲口而出的话,才正说明那是她潜意识里的想法,是她的本心。

    杜采忆这心里极为恼怒:“滚!”

    她还是打开了容起湘的手。容起湘就觉得委屈:“妈,我错了,我给您道歉好吗,您别生气,别生气啊!”

    杜采忆的脸皮重重地抽动了一下,哑声闷吼:“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说着,再次甩开了容起湘的手,倒了下来,眼睛立马闭上的样子,是一种对容起湘的无声拒绝。容起湘站在床边看着,心里滑过数个念头,可最后,也只能低低地说道。

    “那妈,您先好好休息着,我先出去了!”

    见杜采忆依旧是没什么反应,容起湘就挎着包转身走了。等她走了出去,杜采忆才把眼睛给睁开了,只是那眼,流露着淡淡的失望。空荡荡的病房,突然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一种寂寥般的落寞,犹如冰凉的手一般攫住了她的心脏,让她强烈的不舒服了起来。

    人走茶凉吗?

    心头,荒谬地闪过了这个念头,但被她很快就给压了下去!

    可笑,她是杜采忆,她还会站起来的!一次犯错,算得了什么。她以前当当家主母的时候,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坎坷和风浪,可能就被这小小的风浪给打下去的!等着,等熬过了这段时间,等这件事淡了,她还会起来的!

    淡淡的失落,迅速地被她从心里给驱赶了出去,她这眼里,闪过了坚毅的光芒!只是,她再如何加强这心里建设,却也驱散不去这满屋的空荡,也驱散不走只她一人的孤单!

    有些事,不是她不去承认,就可以当做不存在的!

    容起湘出了病房,想了一会儿,给丈夫曹世健打了电话,说明了一下她现在的情况。曹世健一听这样,心里有些不高兴,可到底杜采忆这个岳母还是有一定分量的,他没有把话说的太过难听。

    “道歉是必须要去的,我不能因为你们犯的错,而毁了自己的仕途!”

    “是是是!”容起湘陪着小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曹世健听完之后,这才口气变暖,似是交心一般地冲容起湘慨叹。

    “湘湘,我们这么做,也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其实,也是为了岳母。大哥就这么走了,岳母老了,不还得靠着我们俩。所以,我们必须得好好的,将来也好孝敬岳母。否则,我要是出了事,以后一家人都要跟着吃苦。哎,委屈你了,要去做那样的事情!”

    容起湘被哄得立刻就感动了,连连说着:“不幸苦,不幸苦!”

    曹世健那是在官场上呆着的人,又是在土地局,这一张嘴自然是了得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容起湘哪里能是他的对手。被他那么一哄、一鼓动,容起湘就去容凌家去了。

    礼物什么的,都是她提前准备好了的。今日这道歉,是她在家的时候和曹世健商量好的,所以必须要去的,也不管杜采忆到底同不同意。出了被检举的事情,把事情说通了,让容凌放下算计,这是宜早不宜迟的事情。

    容起湘被曹世健给拨棱的,也存了点小聪明,特意挑了这么一个容七等人这会儿估计在容凌家和容凌合谋为公司的事情出力的时候。那么,容凌估计不会不让她进门,又估计,有那么多人在,亲眼看着她上门道歉的诚意,容凌就不该再为难她。否则,他要是再出手,她就可以向族里的长辈们求助,让长辈们替她出头。

    到了容凌家门口的时候,她果然是被拦了下来。门卫处进行通报的时候,她有些不安,怕进不去,那样的话,就只能走最后的那一招,就是等在门口了,等容七、容起峰他们出来的时机了。不过还好,她的运气好不错,门卫通知她可以进去了,同时把大门给打开了。

    她松了一口气,笑了一下,示意司机把车给开进去。她却不知,门卫的电话一打到容凌那里,容凌只那么略一想,就猜到了容起湘的大概用意,所以,是存着好看戏的心态,把她给放进来,也没特意地避开了容七等人,直接让于妈领着容起湘上了楼,到了书房。

    容起湘心里暗喜一起都顺利的时候,却正是落入了容凌的网里。

    容起湘抵达之后,对容七等人的竟然在场,故意表现了诧异。

    容七等人看着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大多是是吃食,心里猜到了一些,但是没吱声。容七甚至很好心地说道。

    “湘湘,你找容凌有事是吧,要不然我们先避一避?”

    “哎,不用不用,也没什么大事,我今天来,就是来替我妈来看看阿姨,然后顺便道个歉的!”

    她几乎是亟不可待地说出了这话,生怕说的晚了,容七等还真是客套地都给避让了。

    容七这心里就突了突,暗暗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他已经出手相助,可是这丫头不接,他还能怎么办?!这种道歉什么的,避着人都唯恐不及,偏偏她大刺刺地说了出来,一副明显就要说给他们听的样子。这应该不是杜采忆的意思吧。杜采忆他还是了解的,骨子里有骄傲的,不到别人拿刀逼着要她命的地步,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求饶,或者是主动提出道歉的!

    这丫头!

    容七低头看起了文件,不打算管了。容起峰等人见状,也不吱声了,学起了容七,看起了文件。

    容起湘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很好,很好。大家不盯着她看,她也不至于太过难堪。毕竟道歉这种事,做起来总是尴尬的。

    “容凌,阿姨现在没事吧。我妈刚做了手术,所以不方便出来,就只能让我代表她过来探望了。”

    容凌不语,只是冷漠而疏离地看着她。

    容起湘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也料到必然会是这样的局面,所以也没觉得自己落不下脸来,而是按照之前拟定的策略,继续往下说道。

    “昨天的事,是我妈的错,希望你大人大量,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你看,我妈她也遭到了教训,咱们都是一家人,也别有那隔夜仇,你看,行不行?!”

    说完,硬是挤出笑来,讨好地看着容凌。

    容凌这才开了口,只是口吻依旧冰冷。

    “道歉的事,你找我妈说。至于仇不仇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还能不会?!

    容起湘这脸上的笑差点就有些挂不住了,想了想之后,就又一脸和气的模样说道。

    “容凌,我这次来,是很有诚意的,是真心前来道歉的。你看,我也不避着人,七叔他们也都在这里看着,这足以说明我的诚意。在这里,我也可以向你做个保证,我妈既然让我替她来道了这个歉,以后自然不会再来冒犯你们一家,七叔他们也都可以替我当个见证。所以,容凌,那件事,就请你放下吧。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没必要装糊涂,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这是我的请求,我来这,一是道歉,二是讲和的。撇开一切不说,我们到底都是容家人,何苦要自相残杀!”

    容凌就挑声来了一句:“这是你妈的意思?”

    容起湘镇定接下:“是!”

    容凌就眯了眯眼,故作一派沉思的样子。

    容起湘心里七上八下,紧紧地盯着容凌。好半晌,受够了这内心的折磨之后,她才听到容凌开了口。

    “道歉的事,得找对人,你去找我妈吧。梦梦,你领她去。”

    一边坐着的林梦“嗯”了一声,站了起来。

    容起湘就急问:“那那事——”

    容七虽然垂头盯着文件,可听到这,这心里忍不住就又摇头了。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开窍,容凌这话都说到这地步了,意思都很明白了,她怎么还没领悟进去?!

    算了,到底是自己的侄女,他就帮帮她吧,实在看不下去她的愚钝样了。

    “湘湘,快去吧,我们这头还有正事要忙!”

    容起湘就愣住了。这次没那么蠢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立刻脸上一烧,直接“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就跟着林梦走了。

    留在屋里的人也没不识相地去问容凌到底是做了什么,惹得这位容家曾经的公主如此低声下去地上门来求。反正容凌的本事他们清楚的很,惹谁,都别惹到他了!这就比如接下来的何家、刘家,还有别的家,都没好果子吃!

    这男人,心狠,也绝对手辣!

    唯一能镇得住他的,也就刚刚出去的那位了!

    却说林梦领着容起湘去找了容妈妈,容起湘这是一回生二回熟,说起道歉的话,顺溜多了,而且,容妈妈不是容凌,没有那不怒自威的气势,容起湘也不怕,只要尽量和气一点,姿态低一点,也就可以了!

    容妈妈那是绝对诧异的,不过她不是揪着不放的那种人,更不会故意摆什么姿态。容起湘已经在她儿子面前表过态了,在她这边,也只是过过场,所以容妈妈很快就应了道歉什么的,把容起湘给打发了出来。

    容起湘可算是从容凌家出来的时候,真是如释重负。坐在车里,她想了想之后,又奔去了容家主宅,找了几个关系好的族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嘴上没把门的,把今天这事给说了出去。既然,她都拉下这个脸面来道歉了,自然要让利益最大化的。到时候,几个族人把今天这事一扩散,大家就都知道了她代替母亲去道歉的事了,也知道容凌同意了不再和他们家过不去了,那样,就会逼得容凌没法动作了!

    容起湘觉得自己今天这事做的对,颇有些得意的意味儿。一弄好所有的事情,她就跑回家去了。回头,她给丈夫打了电话,丈夫也夸了她。她更是乐得不行。至于杜采忆那里,她可不敢去了。今天去,肯定得挨骂,怎么也得等她的怒气消地差不多了,她再过去赔礼道歉。自己是她女儿,当妈的还能把女儿真的怎么了!

    容起湘是高枕无忧的,她也的确将自己和杜采忆的关系掌控的很好。杜采忆一从别人耳朵里听说了这件事,气的将半个病房都给破坏了,可也没去打电话让容起湘滚过来见她!

    让她过来干什么,打她吗,骂她吗?!

    那自作主张的蠢丫头,她的老脸都让她给丢尽了,竟然那么堂而皇之地说是代表她去道歉的,还不避着人,最后还自己跑出去和别人说她道歉去了,简直是恨不得宣扬地整个天下的人都给知道了。她还要不要这张脸了,还想不想她这个当妈的要脸了,这种道歉的事,很光荣吗,宣扬地大家都给知道!

    那蠢货,一道歉,整件事的性质就彻底变了,就真的变成了她理亏,变成了是她恶意上门找事了,便是她的鼻子被朱小丹给剪破了,也变成了咎由自取,没有一个人会同情她,会站在她这一边了。那更是完全地坐实了她“无理取闹”的名头,会让她的声明更加地一落千丈!而且,她是容飞武堂堂正正的妻子,怎么能向外面的女人道歉,传出去了,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再者,她还是曾经的当家主母,不是一般的妻子,是有威望的,她这么一道歉、一折腰,她把主母的威严给放到了何地?!身为主母,必然是要骄傲的,不是攸关全族的大事,怎么可以轻易地折腰?!这会让全族上下都看不去的!

    那蠢货,怎么就如此地自作主张!她的余生,都让那蠢货给糟践了!

    最后那一步,她自以为聪明吗,能压制地容凌不敢动弹吗?!蠢!蠢!蠢的根本就不像她杜采忆的女儿,蠢的都快跟只猪似的。容凌是那种看重名声的人吗,是那种会忌惮别人的指手划脚的人吗,会在意族人的阻拦什么的吗?!他那种人,根本就是无所顾忌,只要想,那什么都压不住他,就是全族的人都出面去拦,也拦不下他。她还以为自己多聪明,要借助族人的力量来牵住容凌,简直就是傻透了!

    这个道歉,除了让她们母女被看尽了笑话之外,得不到丝毫的好处!

    罢了罢了!

    谢客谢客!

    她谁也不见,就这么消停地直到出院吧!

    便是女儿来了,她也不见,没什么好说的。就晾着她,让她脑子清醒一些吧!

    她今天这样的擅自主张,真是太伤她的心了。她是她妈,以前对她不好还是怎么的,让她这么地防着她,也不和她商量就去做了那样的事情,而且根本就不顾及她这个当妈的脸面……

    杜采忆是越想,这心里就越气,越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就无法安宁!

    等稍微一想容凌那边可能会有的神色,她就更加地躺不住,羞恼地拿手直捶床铺。

    容凌肯定得意吧,肯定看尽了笑话吧!

    朱小丹也是要得意的吧,估计现在正哈哈笑吧,或许,正扯着林梦,和她说当年的旧事呢,又指不定怎么编排她呢……

    她只是一想,就头痛欲裂,捶打床铺的劲头,更是恨不得要将这床给拆了一般!

    容凌那头倒是称不上得意什么的,他们又不是那种俗人,以看别人的丑态为乐。容妈妈心大,容起湘道歉完了,她是不会再往嘴上挂的,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至于林梦,则是在背着人的时候,和容凌小小地提了一下,表示真的没想到容起湘会上门来道歉,还是代表着杜采忆。总觉得杜采忆不像那种人!

    容凌对杜采忆那是很熟悉的,心里明白她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就分析给了林梦听。林梦听完就愣住了。

    “那你说,容起湘这是自作主张了?!可是,她那样做,有些……有些不好吧,杜采忆是她妈啊,她也不顾着点!”

    “应该说她蠢吧!”容凌直接不客气地下了断言:“被她老公给利用了,还不知道!”

    “啊?”怎么他老公也有份啊!

    “这事肯定是老公让她干的。曹世健有股聪明劲,也肯定明白我这只是警告,但是他心狠,干脆就直接来一个狠的,让容起湘做了这事,直接就和她妈生分了。这样,也能离杜采忆远一些,也能尽量地保住他们那一家。”

    林梦立刻就皱起了眉。

    “怎么这样?”喃喃着,她表示不理解:“都是一家人,何必要这样算计?!”

    容凌就一把抱住了她,将她往怀里按。

    “这人性复杂着,为了利益,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要我,肯定不会这么做。”她坚定地说:“那要是我妈——”

    话一出口,她就顿了一下,“我妈”这个称呼,让她心里微微地刺痛了一下,但又很快被她给压了下去。

    “——我肯定不会那么做的,我会劝着我妈。但万一我妈真是犯了错了,落魄了,我也肯定会站在她身边,陪着她,支撑着她、护着她走过来!”

    他低低沉沉地笑,轻吻着她的小耳朵:“我知道,我的小乖,不是那种人,他们不配和你比!”

    她就羞涩了一下,脑袋微微往下垂了垂。

    他又说:“曹世健弄这么一出,杜采忆怎么也得消停半年一年的。不过,原计划不变。曹世健弄的,只是小打小闹。去根,还得靠我们自己!”

    “嗯。”

    “曹世健这一手,欠火候了。”他又点评,因为,她是他的妻,他愿意和她说,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给她听。她听了,是她的收获,也是他的收获。因为,她会将他的话给密密珍藏,因为,她会贴地他更近。

    这就是夫妻,好的坏的,冗长的,琐碎的,都拿出来说,在家长里短之中,两人被无形捆绑!

    她就抬起了头,睁着明亮的眼,好奇地看着他。

    他就继续说着:“只要他一天还是和容起湘当夫妻的,就一天逃不开这种牵连。他想离杜采忆远远的,可做的还不够狠。反而,他这么做了,还让自己落了下乘。聪明的人是很多的,慢慢的,很多人都会看出这事背后的那只手了。到时候,曹世健就会是一个让人心寒的角色。他想疏远杜采忆,又还想靠着容家这大树,这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容家对内仁慈,但对外,是很不留情的。曹世健这次做的有些下作了,所以这官路,基本上就是走到头了!”

    “呃,真的这么严重?”

    “他能爬的那么快,以前少不了容家的支持的……”

    缓缓地,容凌解释给林梦听。林梦点着,不时点了点头,又时而提出一些疑问。

    从落地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打在了两人的身上,将两人的身影给拉地高高的,却也紧紧地交叠在了一起,俨然,像是融合为了一体!

    那是温暖而又美好的!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愚蠢的道歉,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帮帮我
百度